自然景区中的自然美

  自然美的本质特征在于它在人们审美实践中的观赏性。人们在观赏自然景观时,主要是注重外在的形式美的因素。概括起来有“雄”、“奇”、“险”、、“秀”、“幽”、“旷”等方面的形象特征。

  “雄”主要指自然景观的巍峨雄伟。例如泰山,位于辽阔坦荡的华北平原东端,以磅礴气势陵驾于周围诸山之上,因而形成了“一览众山小”的雄伟形象。 而被誉为“雄秀西南”的峨眉山,则因其主峰高达3098米,造成了“峨眉一派出昆仑,平畴突起三千米”的不凡气势。我国的名山大都具有雄伟壮观的特点。

  “奇”则是指因特殊的地理、地质现象而形成的奇特景观。云南的石林号称“天下奇观”,无边无垠的怪石奇峰犹如茂密的原始森林。而在二亿七千万年前,这里还是一片汪洋大海,后因地壳急剧运动,海底隆起才形成高原,又因这里是典型的岩溶地形,在风雨水流的侵蚀下才逐渐形成了特殊的景观。厦门鼓浪屿的奇峰异石,陡岩峭壁,则是花岗岩风化和海水侵蚀的结果,所以大多园滑、横卧或呈卵形。黄山有“黄山天下奇”之誉,也因为它在特殊的地质地理环境中形成了奇峰、奇石、奇松和云海“四绝”。

  “险”的自然景观也能给人以特殊的美的享受。无限风光在险峰,高峰的千仞绝壁、陡峭悬崖,往往成为最有吸引力的景点。从自古一条路的华山天险,到黄山天都峰形如鱼脊的鲫鱼背,都以其险峻展示出迷人的魅力。

  “秀”主要指自然景观的清新妩媚。如桂林“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的山水玲珑秀美,云南大理蝴蝶泉泉如翠玉,蝶似繁花的色彩缤纷之美。一般自然景观的秀美都具有自然造型精巧别致,植被繁茂,山清水秀的特点。

  “幽”往往体现于深山峡谷、密林深处。这里景点视域窄小,景深目力难穷,层次变化丰富,有深不可测之感。幽往往还与静密切相联,远离尘世的幽深处往往愈显其静,而静又反过来映衬出幽。幽深、 幽静,构成了幽景的超凡脱俗之美。

  “旷”恰好与幽相反,是以宽广的水面或平原大漠为主体而形成的壮阔的美感。如长江入海处江面宽阔,浩浩荡荡,水天一色;“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而“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如柱的孤烟和似血的残阳在无边的旷漠中则给人留下了一种雄浑悲壮的美感。 又如登临高山、 驻足海滨,天空海阔,都令人心旷神怡、宠辱皆忘。

  在自然风景区中,往往还渗透着人文景观的美,对自然美起到了画龙点睛、锦上添花的作用。以“险”“雄”为主要特征的自然景观里往往于峰顶、悬崖和山脊上布置建筑,愈发衬托出险峰的雄伟峻峭,如泰山的南天门,拉萨的布达拉宫,恒山的悬空寺等。而在以“奇”为特征的自然景区,建筑物多以出其不意,变化巧妙的手法来加强自然界之奇,如雁荡山合掌峰的观音洞,远观为洞,入内却发现顺洞势竟建有十层佛殿,天然奇与人工巧结合起来,更增添了无穷的情趣,在以“秀”、“幽”为特征的自然景观中,建筑物则往往选择于深谷密林,山麓浓荫之中, 以取得“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的景观效果。

  而在旷景之中,往往于滨江临湖、高阜山丘处建楼立亭,如滇池岸边的大观楼,登楼远眺,极目天际,湖光山色尽收眼底,遂有“古今第一长联:“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的对旷景的绝妙描绘。此外不少自然风景区还因为迷人的神话传说、逸闻轶事而更显得绮丽多姿。黄冈赤壁、滁州琅琊、昭君故里、西施越溪等等莫不如此。而如果没有白居易、苏东坡在杭州的政绩和诗文,没有历代游人对桂林山水的赞美吟咏,这两处人间胜景恐怕就不会引起游人如此浓郁的情趣。因此郁达夫曾十分幽默地写过一首《咏西湖》诗:“楼外楼 头雨似酥,淡妆西子比西湖,江山也要文人捧,堤柳而今尚姓苏。”此外景区内大量的摩崖石刻,楹联题记,更使自然景观、文化艺术和历史三者融合为一体,因景成文,借文传景,文景相映,把景观的美提高到一个新的层次。